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崇川教育教師風采
閱讀文章

法兰克福对沃尔夫斯堡:給教育一串幸福的逗號

[日期:2008-12-27] 來源:南通教育  作者:邢曄 [字體: ]

沃尔夫斯堡德甲 www.qwfkdj.com.cn     作為一個執著的前行者,陳曉冰沒有時間停下來回憶。
    他的目標在遠方,或者,比遠方更遠。 
    停留的唯一理由,是關注和思考。 
    在我看來,這位小學校長所有的關注和思考,都只是為了給孩子們一個充實而愉悅的童年。 
    在人的一生中,小學時代是極其寶貴的。然而,人生痛苦識字始,應試教育的桎梏,提前罩住了那些天真可愛的孩子,讓他們踽踽前行,像一群前途疑似光明、道路實在曲折的遠征者。 
    現在,陳曉冰以同行者的身份,來了。 
    除了知識、文化、情趣,陳曉冰帶來的,更多的是幸福的感覺。 
    這個免費批發幸福的人,他告訴孩子們,教育是一種生長的幸福,每個時刻都藏著無數的歡樂。所以,我們要珍惜每一個時刻,就像珍惜一個幸福的人生逗號。 
    在陳曉冰的生命中,是不是也劃過了無數個幸福的逗號呢?

                                     一 

    如今看去,一米七六的個子,壯實或者說微胖,響亮的話語,爽朗的笑聲,一切都讓人聯想,這是個北方人。其實,現年34歲的陳曉冰,卻是一個地道的江南人。 
    鎮江句容,是他的故鄉。這里,兼有水的溫柔與山的靈秀,最多的,是長在山崗上和水塘邊的蘆竹。這種奇妙的植物,有著竹的堅強不屈,又有著蘆葦的曼妙風姿。
    童年的陳曉冰,不知道自己算是胸懷竹子的風格,還是飽含蘆葦的憂傷了。
    至今,他記憶最深的,還是被爺爺逼著讀書和背誦。一直做校長的爺爺教他站直了做人,還讓他讀一些豎著寫的書。從“蒹蔬蒼蒼,白露為霜”到“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從唐詩宋詞到紅樓三國,讀來叫人似懂非懂,但爺爺總是逼這個小學生讀、讀、讀,背、背、背。在冬日的下午,少年讀書郎常常斜躺在山墻下,捧著書子曰詩云平仄對仗一番,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小,終至無聲,在暖暖的陽光下睡著了。
    在夢里,他不由得想起了烈士們。作為革命老區,這里傳得最多的是革命歷史故事,在他的村莊周圍,或遠或近地散落著知名或不知名的烈士墓。他朦朧地想,自己是不是一個落難的英雄呢?
    盡管十分、十分地無奈,但每當爺爺在人前夸他八歲前會背百首古詩,連《滕王閣序》都背得滾瓜爛熟,那份自豪與滿足,總能讓他忘卻死記硬背的痛苦。
    也許,就從那時候起,他心里就萌生了一個信念:還是做老師好。做老師,可以不被人管,還可以管別人。
    他的初中時代,是在離家五里地的一所荒棄的五七干校度過的。畢業一年后,學校就拆并了,于是,他成為那里的“末代”畢業生。這一屆,好像怕浪費似的,一下子用光了學校多年積聚下來的所有靈氣,二十七個學生,就有六人考進了可以轉戶口的中專,只有他,一個人報考了中師。
    爺爺從教42年,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能夠考上大學。結果,聽說他是自己私下找老師改了已經填好的志愿,非常生氣,幾杯濁酒喝下去,滿腹心酸浮上來。爺爺講起了做教師如何辛苦,如何沒有出息。那一夜,他看著爺爺倒出了一輩子的苦水,到最后,爺爺醉倒了,他也伏在飯桌上睡著了。
    家里出了全村第二個能夠考出去,不用再種田的學生,好好地擺了幾桌酒,請來親戚與近鄰,像是在過年。但那天,爺爺避開了來道賀的鄰里,扛著魚桿,坐到村口的水塘邊釣起了魚,風吹魚線,心事沉浮……
    從農門跳到教門,到底算不算一種幸福呢?

                                          二

    在鎮江師范讀了三年普師后,又考進無錫師范讀了兩年大專,陳曉冰的學習成績雖談不上出類拔萃,卻也一直名列前茅。他還當了幾年班長,逐漸學會了怎樣去處理事務、協調關系。另外,彈琴、吹笛子、練習書法……這些師范生的必備技能,他都一一學習,直至嫻熟。
    最重要的,是修心。這是他最喜愛的書法藝術帶來的。為了買書法碑帖,他幾乎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錢。在青春勃發、熱火朝天的校園里,堅持每天臨帖不斷,得有水滴石穿、掌心化雪的勇氣。但五年時間里,他真的讓歲月變成了濃淡相宜的作品。
    盡管在學校的畢業作品征集中,他寫就了長達百米的顏體楷書作品,卻因為沒有勇氣送給老師而永遠留在了自己的木箱里,但是,有心人,天不負,他給《師范教育》雜志書寫的刊名,被選用了。這家教育部主管的師范教育頂級雜志,用一個小小師范生的書法為刊名,一用,就是近四年。
    實習了。他一個人包一個班,語文、數學、體育、音樂……好在有學校里練就的一身本領撐著??梢惶燉巰呂?,人都快散了。白天忙得目不暇接,到了晚上,又是作業本堆里極度的孤獨。在實習的日子里,他第一次體會到,不聽老人言,吃苦在眼前,爺爺說老師如何如何辛苦,這次,他是真切地品嘗到了。而這一切,都還只是開始。
    然而,帶隊老師的一次表揚,讓他堅信自己是做教師的材料;學生的那些反應,讓他看到自己的課堂充滿了誘惑。下課鈴響了,學生還是不肯讓他離開,圍著追問“鯊魚有沒有腮”。教室里一片混亂,他大聲地說:“如果同學們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老師才能回答這個問題!”一下子,教室里就有序、安靜下來了。坐在后面聽課的帶隊老師欣慰地笑了,對他組織課堂的機智給予了高度的贊揚。
    如今看來不值一提的小技巧,當時著實讓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辛苦的教師生涯提前開始了,出身農家孩子的自卑漸漸遠去,自信開始在他的內心潛滋暗長。
    教育者的幸福,就這樣苦樂參半地開始了嗎? 

                                             三 

    在美麗的江南,陳曉冰收獲了滿身本領,又被愛情俘虜了。
    追隨同學愛人,他來到了南通,進了新辦的南通開發區實驗小學。
    有甜蜜的愛情滋潤,感覺不是一般的好。不過,背井離鄉的滋味,也是很難用一句話來形容的。第一個月的工資,在給父母買了禮物之后,就只剩12元錢了。整整一個月,他天天拿4毛2分錢一袋的中萃方便面當晚飯,可就是這么吃,錢也不夠,怎么辦?再買包7毛錢的掛面一起煮,比吃廉價的方便面還能再省點。從那時起,他漸漸養成了不吃早飯的習慣,這個習慣,一直保留到了今天。令人驚異的是,他的胃至今也沒出什么問題。
    生活再艱苦,工作也不能打折扣。新生的學校急需得到社會承認,他就毛遂自薦,向校長提出了開展教科課題研究的設想。他全然不顧科研時機是否成熟,自己對課題也幾乎是懵然無知,竟然洋洋萬言,將教育科研的意義與設想和盤托出,送到了校長面前。雖然這份報告沒有被采用,但卻足以傳遞一個信息:這位年青的教師愛思考。
    思考,讓他用讀書的方式來對付單身在外的孤獨。12個平方的宿舍,兩三個小伙子一住,立馬緊湊無比??刪駝庋?,他還在四面墻上,縱橫恣肆著礪志的文字,令室友覺得眼花繚亂。
    思考,讓他第一次嘗到了說話的快樂。他的第一篇論文《談青少年心理承受力》在《中國教育報》發表了,60元稿費,全部讓他送給了夜排檔。當然,他和同事也得到了口腹之福和一個夜晚的快樂時光。從此,他愛上了寫作——這種把思考和說話美妙地結合起來的方式。他戲謔自己:寫作美,美在有稿費。更美的是,日子變得越發有滋有味了。愛情無暇撫慰的時候,他還有寫作。
    白天忙著教學,晚上勤于寫作。不知道報刊的地址,就到圖書室去摘錄;沒有電腦,就用復寫紙來復寫。那時,他的時間像一個固定的流程:上午上課、改作業,中午練書法,下午上課、到閱覽室看書,晚上寫論文。好多次,都是住在學校的校長看到他很晚了還不回去休息,命令他回宿舍,他才離開學校。
    文章寫出來了,先是參加市里交流,再是參加論文評比,繼而在年會上宣讀。文章寄出去了,先是石沉大海,再是20多篇能發表一篇,繼而10多篇能發表一篇了,再后來,幾篇就能發表一篇,最后,是彈無虛發、編輯約稿……近年來,他先后在《教育實踐與研究》、《小學語文研究》、《江蘇教育研究》等報刊發表論文70多篇,主編出版教學、閱讀類書籍40余冊,暢銷大江南北,被出版社譽為“金牌作者”。
    與不吃早飯一樣,熬夜開始成為他的習慣。即使結婚后住在南通市區,他也舍不得浪費幽靜的夜晚。家與學校,公交車車程18公里,兩頭徒步還要走上10分多鐘,加上等車,每天光是來回就得近兩個小時。對他來說,時間緊,就只能把夕陽當作晨曦。
    有人關心他永遠灰黃的臉色,或調侃他疲倦的三眼皮,他會笑著說:雖然我睡的時間短,但睡眠質量高。工作的13個年頭里,有一半時間,他是在當天完成了睡覺這份不得不履行的任務。因為當他睡下時,往往是凌晨過后。
    每天從昨天開始,這是一種怎樣辛勞的幸福?

                                           四

    除了升學,陳曉冰人生的第一次競爭,是稀里糊涂地度過的。1994年8月,他追趕愛情來到了南通,可有了愛情,也得吃飯,只好去找工作。當時,這個外地小伙子,想進南通主城區根本不可能,幸好,開發區實驗小學新開辦,對社會公開招聘教師。于是,初出校園的他帶著不算很薄的一疊自薦材料,一頭扎進了應聘的人群。四輪考核,從200多人里,選用18位,他憑著在學校里煉就的內功和招式,幸運地成為18分之一。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他決心,一定要唱好課堂教學這首歌。
    這個為了愛情而背井離鄉的人,從來不缺乏激情。在過去的年月里,他讀了幾千本書,對文學、教育、書法、音樂、影視、科技等諸多方面多有涉獵和思考。現在,是把各種各樣的餃子從茶壺里拿出來,結合情境和顧客的口味,做成教育教學美餐的時候了。 
    2000年,南通市舉行青年教師基本功比賽。誰要參加這次比賽,先得在校內通過選拔。此前的一次選拔,他試圖出新,居然選擇了唱一首兒歌,作為自己的才藝來展示,結果是可以想見的,他的歌還沒有唱完,同事已經笑倒了一片,勝出自然無從談起。幸好,他有著故鄉蘆竹的韌性,堅持投身競爭。終于,在四選一的課堂教學選拔中,他因成功執教《記金華的雙龍洞》而勝出,獲得了參加南通市青年教師基本功比賽的資格。
    這是一次全封閉的比賽,封閉備課、借班上課,要想脫穎而出,全靠真材實料?!案褂惺櫧曰?,長期的閱讀與思考,讓他在課堂教學競賽這座嚴酷的舞臺上光芒四射、威風八面。他在執教的《奇妙的中國畫》一課中,大膽地借鑒了“朗讀”指導的技巧和理論,創造性地表現出了中國畫的奇妙。這堂課,給見多識廣的評委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他一舉獲得了比賽的金獎。
    一石擊破水中天,他的教師生涯變得越來越敞亮。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名聲鵲起的他,不斷對外公開教學,《陶罐和鐵罐》、《草船借箭》、《清平樂·村居》……后來,一堂堂生動的課例,不僅成功展現在學校的同事面前,還展現給教育考察團、骨干培訓班和全國蘇教版教材培訓會,從北京、西安、珠海,到南京、揚州、淮安,他一次次贏得了滿堂彩。
    2003年秋天,他帶著作文指導課《藏羚羊》,代表南通參加在淮安舉行的江蘇省首屆作文教學優課展示活動。他多次請教胡道清、唐鐵生、施建平、王愛華等特級老師,一遍又一遍地修改教學設計,反復斟酌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字,力求教學語言的準確和生動。為了打動、震撼乃至滲透學生的心靈,達到“情動辭發”、“精妙入神”的教學境界,他精挑細選圖片和音樂,傾情設計制作課件,還通過互聯網下載了關于藏羚羊的文字資料,為學生準備了豐富的學習素材。南通市教研員王愛華回憶:“在這節課的研究過程中,陳曉冰的細心超過了我的想象?;窗駁惱故究紊?,他沉穩中露出瀟灑,大氣中含著細膩,自然而不失范,應對課堂生成靈活機智,點評引導恰到好處,以致于評課專家情不自禁地夸贊他的課:教學資源的開發和利用理念新,課堂教學結構安排巧,學生自主表達成效高,并當即邀請他加入省教材培訓部,到珠海、西安上示范課。當在場的聽課教師再次見到他,都會立刻不由自主地喊‘藏羚羊’而忘了他的姓名?!?
    教育的幸福就這樣豪雨般降臨。他以《藏羚羊》榮獲省課堂教學一等獎后,2004年7月參加全國“創新杯”課堂教學競賽,獲得說課一等獎;2004年10月,在南通市教研室的推薦下,參加中央教科所組織的全國作文教學競賽,再獲一等獎;2005年4月,參加江蘇省“和諧杯”課堂教學競賽,又是一次封閉備課、借班上課,他不負眾望,不出所料,還是一等獎的當然獲得者。 
    在被評為江蘇省優秀語文教師、南通市學科帶頭人后,今年初,他又被南通市教育局確定為“南通市第一梯隊名師培養對象”,站在了青年名師的第一排!
    登堂入室,登頂奪標,作為一名教師,還有什么比這更大的幸福?

                                        五

    顯然,陳曉冰有更大的幸福要去追求。
    那就是對兒童的教育。
    在他心里,兒童教育成功帶來的快樂,要高于課堂教學獲獎帶來的榮耀。
    在調離南通開發區實驗小學和南通師范第一附屬小學多年之后,當年的學生和家長都還惦記著這位有著“絕活”的“陳老師”。
    學生家長李志宏回憶,“兒子幾乎每天都有新聞帶回來,而且主角幾乎都是陳老師,更把晚飯時的‘個人演講時間’變成了‘陳老師專場’,陳老師的長相、陳老師的笑聲、陳老師是怎樣發火的,無一不成為兒子的談資?!呂鮮裉煸謨鏤目紊洗頤親鲇蝸妨?!’‘陳老師今天給我們講了一個有趣的故事,逗得全班哈哈大笑!’‘陳老師今天表揚我寫的作文了!’……在兒子幼小的心目中,語文課堂變成了一個奇妙的魔法世界,而陳老師就是魔法師!”
    李志宏欣喜地看著兒子的變化。不用督促也能把字寫得工整;不再怕寫作文了,往往一寫就是好幾張紙,問他有什么秘訣,他自豪地說:都是陳老師教的絕活,什么“黑洞吸入法”、“地毯式搜索法”,等等等等。特別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兒子自信心的增強,課堂發言比以前踴躍多了。每天聽著兒子的“匯報”,看著兒子的點滴進步,李志宏對這位沒見過面的陳老師不由得充滿了好奇。以至于他在文章中還有點不耐煩,“終于開家長會了?!閉飧觥爸沼凇鋇季×思頁ざ猿孿男爬島拖蟯?。
    后來,見過陳曉冰并聽了他的發言,李志宏徹底信服了。他覺得,陳老師正是用他的愛呵護著孩子們稚嫩的心靈,攙扶著他們邁開人生的步伐。
    李志宏感嘆道:“時間過得真快,陳老師調離通師一附已快有兩年時間,兒子也竄到了一米七幾的個頭,但陳老師仍然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作為一個家長,我為兒子成長路上能遇到這樣一位導師而感到欣慰;作為一個教師,我為能有這樣一位熱愛教育、熱愛孩子的同行而感到驕傲!”
    對于南通師范第一附屬小學六(4)班的顧麗雯同學來說,“曉冰老師”并沒有離開。
    她在一篇文章中寫道:“一年前懸掛在教室黑板上方的塑料國旗已不再鮮艷。一年的時間,雖然可以陳舊一些事物,卻不能減少對一個人的思念,有個詞說得好:念念不忘?!?
    “三年前,陳曉冰老師就從那個樓梯口大搖大擺、滿面春風地走進了教室,接下來的整個學年,大伙兒每天都盼望那個樓梯口傳來急促而有韻律的腳步聲,因為一堂精彩紛呈的語文課開始了?!?
    “大家為何如此期待?因為曉冰老師至始至終貫穿的兩個詞:放松、嚴謹。這兩個詞雖然意思相反,卻被陳老師運用得如魚得水,就好似陳老師的名字,名曰‘冰’,性情卻總是熱熱烈烈的。
    顧麗雯記得,放松時,曉冰老師最愛開玩笑。那時,他剛到這個班,竟毫不遮掩地仰起頭,向孩子們介紹他腮幫子上的那顆大痣,說是他的永久性標簽;還常常清清嗓子,故意炫耀他那并不標準的男中音……顧麗雯記憶最深的,是他坐在課桌上,給孩子們講述童年的故事:從自己牙縫里省出番薯皮給饑餓的小狗;偷偷釣魚,被魚塘主人找上門來……輕松聆聽故事之余,孩子們體會到了曉冰老師貧苦中的一顆奮斗之心。 
    顧麗雯記得,“期末復習階段,曉冰老師揮著手中的粉筆,鄭重其事地說:‘復習時,我不會給大家講笑話!’果不其然,緊湊的復習時間里,他只給了我們幾個滿意的笑臉。那場語文期末考試,我考出了上學以來最高的分數?!?
    作為一名資深的寫作者看去,顧麗雯的文筆仍然令我驚嘆:“曉冰老師,我什么也沒有忘記!您說您要我們記住每次板書在黑板上的位置,沒錯吧?您說您最愛家鄉的水晶肴肉,沒錯吧?某天您讓我們猜你有什么變化,原來是鼻子上長了顆痘,沒錯吧?”更讓我驚嘆的,是山高水長的師生感情。
    陳曉冰調離后,學校安排了教學同樣認真、經驗同樣豐富的薛老師接受。結果,兩年來,薛老師常?;崽健俺呂鮮Α比鱟鄭骸把鮮?!我們陳老師用‘葵花寶典’之‘小心點逗逗’教我們怎么填標點符號的!” “薛老師!我們陳老師讓我們裝口吃來找一句話中的錯別字的!”“薛老師!我們陳老師……”
    一口一個“陳老師”,讓陳老師的好朋友薛老師嫉妒得牙癢癢的,又佩服得心熱熱的。
    最后,需要交代的是,在顧麗雯眼中,曉冰老師當“高官”去了,但他再“高”,也會低下一顆心,真心牽拉著如今的六年四班。事實也正是如此,當得知《南通教育研究》準備選取他為“封面人物”,孩子們的“曉冰老師”認真地邀請筆者采訪他永遠的四班、永遠的學生們。
    世事變易,而師生之情常青,這,該是怎樣深遠的幸福?

                                             六

    如今,陳曉冰正在教師與校長的蹺蹺板上尋找著平衡。
    事實上,對于他來說,平衡并不難找。在他看來,只要懷著真心和熱心,就足以為學校的美好未來奠基。
    筆者的朋友、通師三附教師黃永明,在陳曉冰到通師三附任職之前,就對他充滿了期許。此前,在一次會議上的偶遇,陳曉冰給黃永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陳曉冰到任以后,大家發現,他與人見面招呼時臉上始終露出真誠的笑容,為人熱情誠懇、性格率直、嬉笑提醒,這些情緒、情感,往往溢于言表。難怪張熙等老師在家長面前這樣評價陳曉冰校長:“我們都是年青人,大家都談得來,容易溝通?!?
    教育,就是溝通。
    陳曉冰到通師三附擔任校長以后,倡導“創辦普通市民滿意的幸福教育”,讓學習成為學生的“幸福旅程”,讓教育成為教師的“幸福生活”,讓學校成為師生的“幸福家園”,推進為每一位學生的終生幸福奠基的工程。
    體育教師黃永明和他的同事們看到,在陳曉冰接手通師三附的半年時間里,學校正“跑步前進”。在此過程中,他始終相信并依靠集體的智慧,通過建立職權對等的管理體制、教師代表大會的監督機制、家長學校的交流渠道等管理框架,讓每一位老師和家長真切地感受到自已是三附前進的推動力,而一所更加富有生命力的學校,將指日可待。
    老師們感覺到,陳曉冰是在以心換心。學校出臺新規定:50歲以上的老同志每月有半天的體檢時間、每位教師每月有一天的機動時間……這些,都寫入了學校的“大法”——學校章程。工會上門慰問生病的老師,幫助生活困難的教師及學生,生日蛋糕的祝?!廡?,由制度而細節,由細節而成為教師心中美好的情結。
    作為校長,沒有什么比推動教師成長更加重要的事了。陳曉冰深刻認識到教學質量的重要性,為此,他和凌旭東等校領導共同制訂了嶄新的教師專業成長計劃——加大教育教學投入,將教育教學、科研成果獎在學校新章程中加以政策傾斜;強化教師外出培訓資金投入力度,激勵教師專業素養的提升。
    行得春風有夏雨。收獲是喜人的。在不長的時間里,宋曉麗老師執教的語文課《音樂之都維也納》獲得了通師三附歷史上的第一個全國課堂教學一等獎——第十屆全國小學信息技術與課程整合觀摩展示會一等獎,最近,數學老師陸本林也得到南通市教研室推薦,參加全國比賽的角逐;另外,黃永明等一大批教師在省市級課堂教學和論文比賽中獲得了一等獎的佳績。
    除了這些,還有更多的新事:這學期,數學興趣組如期開課,舞蹈興趣組成功開辦,聘請外教進行雙語外圍試驗,語文閱讀考級順利籌劃……這一切,都在印證著一句話:“為學生一生的幸福奠基!”
    為學生一生幸福奠基的教師,是不是最幸福的教師?
    陳曉冰用自己的奮斗和奉獻,作出了生動的回答。
    今天,他正在用自己的思想和實踐,為教師、為學生、為教育事業劃上一串幸福的逗號。
    幸福,正在進行時……



閱讀:6554
錄入:20044

打印
上一篇:生命的炫熱與沉靜
下一篇:人生有愛,教海無悔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投稿信箱   |  沃尔夫斯堡德甲
訪問總數: 今日訪問:
版權所有:崇川區教育體育局 0513-85797083      地址:南通市青年中路128號 [蘇ICP備11022737號-2]